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1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酒一希瓦来。〃顷之,俱去,惟长鬣独留,脱衣卧庭石上。审顾之,四肢皆如人,但
尾垂后部。儿欲归,恐狐觉,遂终夜伏。未明,又闻二人以次复来,哝哝入竹丛中。儿乃
归。翁问所往,答:〃宿阿伯家。〃适从父入市,见帽肆挂狐尾,乞翁市之。翁不顾。儿
牵父衣,娇聒之。翁不忍过拂,市焉。父贸易廛中,儿戏弄其侧,乘父他顾,盗钱去,沽
白酒,寄肆廊。有舅氏城居,素业猎。儿奔其家。舅他出。妗诘母疾,答云:〃连朝稍可,
又以耗子啮衣,怒涕不解,故遣我乞猎药耳。〃妗捡椟,出钱许,裹付儿。儿少之。妗欲
作汤饼啖儿。儿觑室无人,自发药裹,窃盈掬而怀之。乃趋告妗,俾勿举火,〃父待市中,
不遑食也〃。遂径出,隐以药置酒中。遨游市上,抵暮方归。父问所在,托在舅家。儿自
是日游廛肆间。

    一日,见长鬣人亦杂俦中。儿审之确,阴缀系之。渐与语,诘其居里。答言:〃北村。〃
亦询儿,儿伪云:〃山洞。〃长鬣怪其洞居。儿笑曰:〃我世居洞府,君固否耶?〃其人
益惊,便诘姓氏。儿曰:〃我胡氏子。曾在何处,见君从两郎,顾忘之耶?〃其人熟审之,
若信若疑。儿微启下裳,少少露其假尾,曰:〃我辈混迹人中,但此物犹存,为可恨耳。〃
其人问:〃在市欲何作?〃儿曰:〃父遣我沽。〃其人亦以沽告。儿问:〃沽未?〃曰:
〃吾侪多贫,故常窃时多。〃儿曰:〃此役亦良苦,耽惊忧。〃其人曰:〃受主人遣,不
得不尔。〃因问:〃主人伊谁?〃曰:〃即曩所见两郎兄弟也。一私北郭王氏妇,一宿东
村某翁家。翁家儿大恶,被断尾,十日始瘥,今复往矣。〃言已,欲别,曰:〃勿误我事。〃
儿曰:〃窃之难,不若沽之易。我先沽寄廊下,敬以相赠。我囊中尚有余钱,不愁沽也。〃
其人愧无以报。儿曰:〃我本同类,何靳些须?暇时,尚当与君痛饮耳。〃遂与俱去,取
酒授之,乃归。

    至夜,母竟安寝,不复奔。心知有异,告父同往验之,则两狐毙于亭上,一狐死于草
中,喙津津尚有血出。酒瓶犹在,持而摇之,未尽也。父惊问:〃何不早告?〃曰:〃此
物最灵,一泄,则彼知之。〃翁喜曰:〃我儿,讨狐之陈平也。〃于是父子荷狐归。见一
狐秃尾,刀痕俨然。自是遂安。而妇瘠殊甚,心渐明了,但益之嗽,呕痰辄数升,寻愈。
北郭王氏妇,向祟于狐;至是问之,则狐绝而病亦愈。翁由此奇儿,教之骑射。后贵至总
戎。

蛇癖

    予乡王蒲令之仆吕奉宁,性嗜蛇。每得小蛇,则全吞之,如啖葱状。大者,以刀寸寸
断之,始掬以食。嚼之铮铮,血水沾颐。且善嗅,尝隔墙闻蛇香,急奔墙外,果得蛇盈尺。
时无佩刀,先噬其头,尾尚蜿蜒于口际。

卷二

金世成

    金世成,长山人。素人检。忽出家作头陀。类颠,啖不洁以为美。犬羊遗秽于前,辄
伏啖之。自号为佛。愚民妇异其所为,执弟子礼者以千万计。金诃使食矢,无敢违者。创
殿阁,所费不资,人咸乐输之。邑令南公恶其怪,执而笞之,使修圣庙。门人竞相告曰:
〃佛遭难!〃争募救之。宫殿旬月而成,其金钱之集,尤捷于酷吏之追呼也。

    异史氏曰:〃予闻金道人,人皆就其名而呼之,谓为'金世成佛'。品至啖秽,极矣。
笞之不足辱,罚之适有济,南令公处法何良也!然学宫圮而烦妖道,亦士大夫之羞矣。〃

董生

    董生,字遐思,青州之西鄙人。冬月薄暮,展被于榻而炽炭焉。方将篝灯,适友人招
饮,遂扃户去。至友人所,座有医人,善太素脉,遍诊诸客。末顾王生九思及董曰:〃余
阅人多矣,脉之奇无如两君者:贵脉而有贱兆,寿脉而有促征。此非鄙人所敢知也。然而
董君实甚。〃共惊问之。曰:〃某至此亦穷于术,未敢臆决。愿两君自慎之。〃二人初闻
甚骇,既以为模棱语,置不为意。

    半夜,董归,见斋门虚掩,大疑。醺中自忆,必去时忙促,故忘扃键。入室,未遑上
艹,下繁体热,音ruo4,点火火,先以手入衾中,探其温否。才一探入,则腻有卧人。
大愕,敛手。急火之,竟有姝丽,韶颜稚齿,神仙不殊。狂喜,戏探下体,则毛尾修然。
大惧,欲遁,女已醒,出手捉生臂,问:〃君何往?〃董益惧,战栗哀求:〃愿仙人怜恕!〃
女笑曰:〃何所见而畏我?〃董曰:〃我不畏首而畏尾。〃女又笑曰:〃君误矣。尾于何
有?〃引董手,强使复探,则髀肉如脂,尻骨童童。笑曰:〃何如?醉态目蒙瞳,不
知所见伊何,遂诬人若此。〃董固喜其丽,至此益惑,反自咎适然之错。然疑其所来无因。
女曰:〃君不忆东邻之黄发女乎?屈指移居者,已十年矣。尔是我未笄,君垂髫也。〃董
恍然曰:〃卿周氏之阿琐耶?〃女曰:〃是矣。〃董曰:〃卿言之,我仿佛忆之。十年不
见,遂苗条如此!然何遽能来?〃女曰:〃妾适痴郎四五年,翁姑相断逝,又不幸为文君。
剩妾一身,茕无所依。忆孩时相识者惟君,故来相见就。入门已暮,邀饮者适至,遂潜隐
以待君归。待之既久,足冰肌粟,故借被以自温耳,幸勿见疑。〃董喜,解衣共寝,意殊
自得。月余,渐羸瘦,家人怪问,辄言不自知。久之,面目益支离,乃惧,复造善脉者诊
之。医曰:〃此妖脉也。前日之死征验矣,疾不可为也。〃董大哭,不去。医不得已,为
之针手灸脐,而赠以药。嘱曰:〃如有所遇,力绝之。〃董亦自危。既归,女笑要之。怫
然曰:〃勿复相纠缠,我行且死!〃走不顾。女大惭,亦怒曰:〃汝尚欲生耶!〃至夜,
董服药独寝,甫交睫,梦与女交,醒已遗矣。益恐,移寝于内,妻子火守之。梦如故。窥
女子已失所在。积数日,董吐血斗余而死。

    王九思在斋中,见一女子来,悦其美而私之。诘所自,曰:〃妾遐思之邻也。渠旧与
妾善,不意为狐惑而死。此辈妖气可畏,读书人宜慎相防。〃王益佩之,遂相欢待。居数
日,迷罔病瘠。忽梦董曰:〃与君好者狐也。杀我矣,又欲杀我友。我已诉之冥府,泄此
幽愤。七日之夜,当炷香室外,勿忘却!〃醒而异之。谓女曰:〃我病甚,恐将委沟壑,
或劝勿室也。〃女曰:〃命当寿,室亦生;不寿,勿室亦死也。〃坐与调笑。王心不能自
持,又乱之。已而悔之,而不能绝。及暮,插香户上。女来,拔弃之。夜又梦董来,让其
违嘱。次夜,暗嘱家人,俟寝后潜炷之。女在榻上,忽惊曰:〃又置香耶?〃王言不知。
女急起得香,又折灭之。入曰:〃谁教君为此者?〃王曰:〃或室人忧病,信巫家作厌禳
耳。〃女彷徨不乐。家人潜窥香灭,又炷之。女忽叹曰:〃君福泽良厚。我误害遐思而奔
子,诚我之过。我将与彼就质于冥曹。君如不忘夙好,勿坏我皮囊也。〃逡巡下榻,仆地
而死。烛之,狐也。犹恐其活,遽呼家人,剥其革而悬焉。王病甚,见狐来曰:〃我诉诸
法曹,法曹谓董君见色而动,死当其罪;但咎我不当惑人,追金丹去,复令还生。皮囊何
在?〃曰:〃家人不知,已脱之矣。〃狐惨然曰:〃余杀人多矣,今死已晚;然忍哉君乎!〃
恨恨而去。王病几危,半年乃瘥。

齿乞石

    新城王钦文太翁家,有圉人王姓,幼入劳山学道。久之,不火食。惟啖松子及白石,
遍体生毛。既数年,念母老归里,渐复火食,犹啖石如故。向日视之,即知石之甘苦酸咸,
如啖芋然。母死,复入山,今又十七八年矣。

庙鬼

    新城诸生王启后者,方伯中宇公象坤曾孙。见一妇人入室,貌肥黑不扬。笑近坐榻,
意甚亵。王拒之,不去。由此坐卧辄见之。而意坚定,终不摇。妇怒,批其颊有声,而亦
不甚痛。妇以带悬梁上,扌卒与并缢。王不觉自投梁下,引颈作缢状。人见其足不履
地,挺然立空中,即亦不能死。自是病颠。忽曰:〃彼将与我投河矣。〃望河狂奔,曳之
乃止。如此百端,日常作,术药罔效。一日,忽见有武士绾锁而入,怒叱曰:〃朴诚者汝
何敢扰!〃即絷妇项,自棂中出。才至窗外,妇不复人形,目电闪,口血赤如盆。忆城隍
庙门中有泥鬼四,绝类其一焉。于是病若失。

陆判

    陵阳朱尔旦,字小明。性豪放。然素钝,学虽笃,尚未知名。一日,文社众饮。或戏
之云:〃君有豪名,能深夜赴十王殿,负得左廊判官来,众当醵作筵。〃盖陵阳有十王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