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1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眉宇,问:〃居何里?〃吴诡曰:〃西南山中,去此可三十余里。〃生又付嘱再四,吴锐
身自任而去。

    生由是饮食渐加,日就平复。探视枕底,花虽柘,未便雕落。凝思把玩,如见其人。
怪吴不至,折柬招之。吴支托不肯赴招。生恚怒,悒悒不欢。母虑其复病,急为议姻。略
与商榷,辄摇首不愿,惟日盼吴。吴迄无耗,益怨恨之。转思三十里非遥,何必仰息他人?
怀梅袖中,负气自往,而家人不知也。伶仃独步,无可问程,但望南山行去。约三十余里,
乱山合沓,空翠爽肌,寂无人行,止有鸟道。遥望谷底,丛花乱树中,隐隐有小里落。下
山入村,见舍宇无多,皆茅屋,而意甚修雅。北向一家,门前皆丝柳,墙内桃杏尤繁,间
以修竹;野鸟格磔其中。意其园亭,不敢遽入。回顾对户,有巨石滑洁,因据坐少憩。俄
闻墙内有女子,长呼〃小荣〃,其声娇细。方伫听间,一女郎由东而西,执杏花一朵,俯
首自簪。举头见生,遂不复簪,含笑拈花而入。审视之,即上元途中所遇也。心骤喜。但
念无以阶进;欲呼姨氏,顾从无还往,惧有讹误。门内无人可问。坐卧徘徊,自朝至于日
昃,盈盈望断,并忘饥渴。时见女子露半面来窥,似讶其不去者。忽一老媪扶杖出,顾生
曰:〃何处郎君,闻自辰刻便来,以至于今。意将何为?得勿饥耶?〃生急起揖之,答云:
〃将以盼亲。〃媪聋聩不闻。又大言之。乃问:〃贵戚何姓?〃生不能答。媪笑曰:〃奇
哉!姓名尚自不知,何亲可探?我视郎君,亦书痴耳。不如从我来,啖以粗粝,家有短榻
可卧。待明朝归,询知姓氏,再来探访,不晚也。〃生方腹馁思啖,又从此渐近丽人,大
喜。从媪入,见门内白石砌路,夹道红花,片片堕阶上;曲折而西,又启一关,豆棚花架
满庭中。肃客入舍,粉壁光明如镜;窗外海棠枝朵,探入室中;衤因藉几榻,罔不洁
泽。甫坐,即有人自窗外隐约相窥。媪唤:〃小荣!可速作黍。〃外有婢子口敫声而
应。坐次,具展宗阀。媪曰:〃郎君外祖,莫姓吴否?〃曰:〃然。〃媪惊曰:〃是吾甥
也!尊堂,我妹子。年来以家窭贫,又无三尺男,遂至音问梗塞。甥长成如许,尚不相识。〃
生曰:〃此来即为姨也,匆遽遂忘姓氏。〃媪曰:〃老身秦姓,并无诞育;弱息仅存,亦
为庶产。渠母改醮,遗我鞠养。颇亦不钝,但少教训,嬉不知悉。少顷,使来拜识。〃

    未几,婢子具饭,雏尾盈握。媪劝餐已,婢来敛具。媪曰:〃唤宁姑来。〃婢应去。
良久,闻户外隐有笑声。媪又唤曰:〃婴宁,汝姨兄在此。〃户外嗤嗤笑不已。婢推之以
入,犹掩其口,笑不可遏。媪嗔目曰:〃有客在,咤咤叱叱,是何景象?〃女忍笑而立,
生揖之。媪曰:〃此王郎,汝姨子。一家尚不相识,可笑人也。〃生问:〃妹子年几何矣?〃
媪未能解。生又言之。女复笑,不可仰视。媪谓生曰:〃我言少教诲,此可见矣。年已十
六,呆痴裁如婴儿。〃生曰:〃小于甥一岁。〃曰:〃阿甥已十七矣,得非庚午属马者耶?〃
生首应之。又问:〃甥妇阿谁?〃答云:〃无之。〃曰:〃如甥才貌,何十七岁犹未聘?
婴宁亦无姑家,极相匹敌;惜有内亲之嫌。〃生无语,目注婴宁,不遑他瞬。婢向女小语
云:〃目灼灼,贼腔未改!〃女又大笑,顾婢曰:〃视碧桃开未?〃遽起,以袖掩口,细
碎连步而出。至门外,笑声始纵。媪亦起,唤婢噗,以衤代口被,为生安置。曰:〃阿
甥来不易,宜留三五日,迟迟送汝归。如嫌幽闷,舍后有小园,可供消遣;有书可读。〃
次日,至舍后,果有园半亩,细草铺毡,杨花糁径;有草舍三楹,花木四合其所。穿花小
步,闻树头苏苏有声,仰视,则婴宁在上。见生来,狂笑欲堕。生曰:〃勿尔,堕矣!〃
女且下且笑,不能自止。方将及地,失手而堕,笑乃止。生扶之,阴俊,以扌代亻,音
zun4,用手指捏、按。其腕。女笑又作,倚树不能行,良久乃罢。生俟其笑歇,乃出袖
中花示之。女接之,曰:〃枯矣。何留之?〃曰:〃此上元妹子所遗,故存之。〃问:〃存
之何意?〃曰:〃以示相爱不忘也。自上元相遇,凝思成病,自分化为异物;不图得见颜
色,幸垂怜悯。〃女曰:〃此大细事。至戚何所靳惜?待郎行时,园中花,当唤老奴来,
折一巨捆负送之。〃生曰:〃妹子痴耶?〃女曰:〃何便是痴?〃生曰:〃我非爱花,爱
拈花之人耳。〃女曰:〃葭莩之情,爱何待言。〃生曰:〃我所谓爱,非瓜葛之爱,乃夫
妻之爱。〃女曰:〃有以异乎?〃曰:〃夜共枕席耳。〃女俯思良久,曰:〃我不惯与生
人睡。〃语未已,婢潜至,生惶恐遁去。少时,会母所。母问:〃何往?〃女答以园中共
话。媪曰:〃饭熟已久,有何长言,周遮乃尔。〃女曰:〃大哥欲我共寝。〃言未已,生
大窘,急目瞪之。女微笑而止。幸媪不闻,犹絮絮究诘。生急以他词掩之,因小语责女。
女曰:〃适此语不应说耶?〃生曰:〃此背人语。〃女曰:〃背他人,岂得背老母。且寝
处亦常事,何讳之?〃生恨其痴,无术可以悟之。食方竟,家中人捉双卫来寻生。

    先是,母待生久不归,始疑;村中搜觅几遍,竟无踪兆。因往询吴。吴忆曩言,因教
于西南山村行觅。凡历数村,始至于此。生出门,适相值,便入告媪,且请偕女同归。媪
喜曰:〃我有志,匪伊朝夕。但残躯不能远涉,得甥携妹子去,识认阿姨,大好!〃呼婴
宁。宁笑至。媪曰:〃有何喜,笑辄不辍?若不笑,当为全人。〃因怒之以目。乃曰:〃大
哥欲同汝去,可便装束。〃又饷家人酒食,始送之出曰:〃姨家田产丰裕,能养冗人。到
彼且勿归,小学诗礼,亦好事翁姑。即烦阿姨,为汝择一良匹。〃二人遂发。至山坳,回
顾,犹依稀见媪倚门北望也。

    抵家,母睹姝丽,惊问为谁。生以姨女对。母曰:〃前吴郎与儿言者,诈也。我未有
姊,何以得甥?〃问女,女曰:〃我非母出。父为秦氏,没时,儿在褓中,不能记忆。〃
母曰:〃我一姊适秦氏,良确,然殂谢已久,那得复存?〃因审诘面庞、志赘,一一符合。
又疑曰:〃是矣。然亡已多年,何得复存?〃疑虑间,吴生至,女避入室。吴询得故,惘
然久之。忽曰:〃此女名婴宁耶?〃生然之。吴亟称怪事。问所自知,吴曰:〃秦家姑去
世后,姑丈鳏居,祟于狐,病瘠死。狐生女名婴宁,绷卧床上,家人皆见之。姑丈没,狐
犹时来;后求天师符粘壁上,狐遂携女去。将勿此耶?〃彼此疑参。但闻室中吃吃皆婴宁
笑声。母曰:〃此女亦太憨生。〃吴请面之。母入室,女犹浓笑不顾。母促令出,始极力
忍笑,又面壁移时,方出。才一展拜,翻然遽入,放声大笑。满室妇女,为之粲然。吴请
往觇其异,就便执柯。寻至村所,庐舍全无,山花零落而已。吴忆姑葬处,仿佛不远;然
坟垅湮没,莫可辨识,诧叹而返。母疑其为鬼。入告吴言,女略无骇意;又吊其无家,亦
殊无悲意,孜孜憨笑而已。众莫之测。母令与少女同寝止。昧爽即来省问,操女红精巧绝
伦。但善笑,禁之亦不可止;然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人皆乐之。邻女少妇,争承迎
之。母择吉将为合卺,而终恐为鬼物。窃于日中窥之,形影殊无少异。至日,使华装行新
妇礼;女笑极不能俯仰,遂罢。生以其憨痴,恐泄漏房中隐事;而女殊密秘,不肯道一语。
每值母忧怒,女至,一笑即解。奴婢小过,恐遭鞭楚,辄求诣母共话;罪婢投见,恒得免。
而爱花成癖,物色遍戚党;窃典金钗,购佳种,数月,阶砌藩溷,无非花者。

    庭后有木香一架,故邻西家。女每攀登其上,摘供簪玩。母时遇见,辄诃之。女卒不
改。一日,西人子见之,凝注倾倒。女不避而笑。西人子谓女意已属,心益荡。女指墙底
笑而下,西人子谓示约处,大悦。及昏而往,女果在焉。就而淫之,则阴如锥刺,痛彻于
心,大号而踣。细视非女,则一枯木卧墙边,所接乃水淋窍也。邻父闻声,急奔研问,呻
而不言。妻来,始以实告。上艹,下繁体热火烛窍,见中有巨蝎,如小蟹然。翁碎木
捉杀之。负子至家,半夜寻卒。邻人讼生,讦发婴宁妖异。邑宰素仰生才,稔知其笃行士,
谓邻翁讼诬,将杖责之。生为乞免,遂释而出。母谓女曰:〃憨狂尔尔,早知过喜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