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2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走无常者,讷途遇之,缅诉曩苦。因询弟所,巫言不闻。遂反身导讷去。至一都会,见一
皂衫人,自城中出。巫要遮代问之。皂衫人于佩囊中检牒审顾,男妇百余,并无犯而张者。
巫疑在他牒。皂衫人曰:〃此路属我,何得差逮。〃讷不信,强巫入内城。城中新鬼、故
鬼往来憧憧,亦有故识,就问,迄无知者。忽共哗言:〃菩萨至!〃仰见云中,有伟人,
毫光彻上下,顿觉世界通明。巫贺曰:〃大郎有福哉!菩萨几十年一入冥司,拔诸苦恼,
今适值之。〃便谇讷跪。众鬼囚纷纷籍籍,合掌齐诵慈悲救苦之声,哄腾震地。菩萨以杨
柳枝遍洒甘露,其细如尘。俄而雾收光敛,遂失所在。讷觉颈上沾露,斧处不复作痛。巫
仍导与俱归。望见里门,始别而去。讷死二日,豁然竟苏,悉述所遇,谓诚不死。母以为
撰造之诬,反诟骂之。讷负屈无以自伸,而摸创痕良瘥。自力起,拜父曰:〃行将穿云入
海往寻弟,如不可见,终此身勿望返也。愿父犹以儿为死。〃翁引空处与泣,无敢留之。
讷乃去。每于冲衢访弟耗,途中资斧断绝,丐而行。逾年,达金陵,悬鹑百结,伛偻
道上。偶见十余骑过,走避道侧。内一人如官长,年四十已来,健卒怒马,腾踔前后。一
少年乘小驷,屡视讷。讷以其贵公子,未敢仰视。少年停鞭少驻,忽下马,呼曰:〃非吾
兄耶!〃讷举首审视,诚也。握手大痛,失声,诚亦哭曰:〃兄何漂落以至于此?〃讷言
其情,诚益悲。骑者并下问故,以白官长。官命脱骑载讷,连辔归诸其家,始详诘之。初,
虎衔诚去,不知何时置路侧,卧途中经宿。适张别驾自都中来,过之,见其貌文,怜而抚
之,渐苏。言其里居,则相去已远。因载与俱归。又药敷伤处,数日始痊。别驾无长君,
子之。盖适从游瞩也。诚具为兄告。言次,别驾入,讷拜谢不已。诚入内,捧帛衣出,进
兄,乃置酒燕叙。别驾问:〃贵族在豫,几何丁壮?〃讷曰:〃无有。父少齐人,流寓于
豫。〃别驾曰:〃仆亦齐人。贵里何属?〃答曰:〃曾闻父言,属东昌辖。〃惊曰:〃我
同乡也!何故迁豫?〃讷曰:〃明季清兵入境,掠前母去。父遭兵燹,荡无家室。先贾于
西道,往来颇稔,故止焉。〃又惊问:〃君家尊何名?〃讷告之。别驾瞠而视,俯首若疑,
疾趋入内。无何,太夫人出。共罗拜,已,问讷曰:〃汝是张炳之之孙耶?〃曰:〃然。〃
太夫人大哭,谓别驾曰:〃此汝弟也。〃讷兄弟莫能解。太夫人曰:〃我适汝父三年,流
离北去,身属黑固山半年,生汝兄。又半年,固山死,汝兄补秩旗下迁此官。今解任矣。
每刻刻念乡井,遂出籍,复故谱。屡遣人至齐,殊无所觅耗,何知汝父西徙哉!〃乃谓别
驾曰:〃汝以弟为子,折福死矣!〃别驾曰:〃曩问诚,诚未尝言齐人,想幼稚不忆耳。〃
乃以齿序:别驾四十有一,为长;诚十六,最少;讷二十二,则伯而仲矣。别驾得两弟,
甚欢,与同卧处,尽悉离散端由,将作归计。太夫人恐不见容。别驾曰:〃能容则共之,
否则析之。天下岂有无父之国?〃于是鬻宅办装,刻日西发。

    既抵里,讷及诚先驰报父。父自讷去,妻亦寻卒;块然一老鳏,形影自吊。忽见讷入,
暴喜,恍恍以惊;又睹诚,喜极,不复作言,潸潸以涕。又告以别驾母子至,翁辍泣愕然,
不能喜,亦不能悲,蚩蚩以立。未几,别驾入,拜已,太夫人把翁相向哭。既见婢劭厮卒,
内外盈塞,坐立不知所为。诚不见母,问之,方知已死,号嘶气绝,食顷始苏。别驾出资,
建楼阁;延师教两弟;马腾于槽,人喧于室,居然大家矣。

    异史氏曰:〃余听此事至终,涕凡数堕:十余岁童子,斧薪助兄,慨然曰:'王览固
再见乎!'于是一堕。至虎衔诚去,不禁狂呼曰:'天道愦愦如此!'于是一堕。及兄弟
猝遇,则喜而亦堕;转增一兄,又益一悲,则为别驾堕。一门团外囗内栾,惊出不意,
喜出不意,无从之涕,则为翁堕也。不知后世,亦有善涕如某者乎?〃

汾州狐

    汾州判朱公者,居廨多狐。公夜坐,有女子往来灯下。初谓是家人妇,未遑顾瞻;及
举目,竟不相识,而容光艳艳。心知其狐,而爱好之,遽呼之来。女停履笑曰:〃厉声加
人,谁是汝婢媪耶?〃朱笑而起,曳坐谢过。遂与款密,久如夫妻之好。忽谓曰:〃君秩
当迁,别有日矣。〃问:〃何时?〃答曰:〃目前。但贺者在门,吊者即在闾,不能官也。〃
三日,迁报果至。次日,即得太夫人讣音。公解任,欲与偕旋。狐不可。送之河上,
强之登舟。女曰:〃君自不知,狐不能过河也。〃朱不忍别,恋恋河畔。女忽出,言将一
谒故旧。移时归,即有客来答拜。女别室与语。客去乃来,曰:〃请便登舟,妾送君渡。〃
朱曰:〃向言不能渡,今何以云?〃曰:〃曩所谒非他,河神也。妾以君故,特请之。彼
限我十天往复,故可暂依耳。〃遂同济。至十日,果别而去。

巧娘

    广东有扌晋绅傅氏,年六十余,生一子,名廉。甚慧,而天阉,十七岁,阴裁如
蚕。遐迩闻知,无以女女者。自分宗绪已绝,昼夜忧怛,而无如何。廉从师读。师偶他出,
适门外有猴戏者,廉视之,废学焉。度师将至而惧,遂亡去。离家数里,见一素衣女郎,
偕小婢出其前。女一回首,妖丽无比。莲步蹇缓,廉趋过之。女回顾婢曰:〃试问郎君,
得无欲如琼乎?〃婢果呼问。廉诘其何为。女曰:〃倘之琼也,有尺一书,烦便道寄里门。
老母在家,亦可为东道主。〃廉出本无定向,念浮海亦得,因诺之。女出书付婢,婢转付
生。问其姓名居里,云:〃华姓,居秦女村,去北郭三四里。〃生附舟便去。

    至琼州北郭,日已曛暮。问秦女村,迄无知者。望北行四五里,星月已灿,芳草迷目,
旷无逆旅,窘甚。见道侧一墓,思欲傍坟栖止,大惧虎狼。因攀树猱升,蹲踞其上。听松
声谡谡,宵虫哀奏,中心忐忑,悔至如烧。忽闻人声在下,俯瞰之,庭院宛然;一丽人坐
石上,双鬟挑画烛,分侍左右。丽人左顾曰:〃今夜月白星疏,华姑所赠团茶,可烹一盏,
赏此良夜。〃生意其鬼魅,毛发森竖。不敢少息。忽婢子仰视曰:〃树上有人!〃女惊起
曰:〃何处大胆儿,暗来窥人!〃生大惧,无所逃隐,遂盘旋下,伏地乞宥。女近临一睇,
反恚为喜,曳与并坐。睨之,年可十七八,姿态艳绝。听其言,亦非土音。问:〃郎何之?〃
答云:〃为人作寄书邮。〃女曰:〃野多暴客,露宿可虞。不嫌蓬荜,愿就税驾。〃邀生
入。室惟一榻,命婢展两被其上。生自惭形秽,愿在下床。女笑曰:〃佳客相逢,女元龙
何敢高卧?〃生不得已,遂与共榻,而怕恐不敢自舒。未几,女暗中以纤手探入,轻捻胫
股。生伪寐,若不觉知。又未几,启衾入,摇生,迄不动。女便下探隐处。乃停手怅然,
悄悄出衾去。俄闻哭声。生惶愧无以自容,恨天公之缺陷而已。女呼婢篝灯。婢见啼痕,
惊问所苦。女摇首曰:〃我自叹吾命耳。〃婢立榻前,耽望颜色。女曰:〃可唤郎醒,遣
放去。〃生闻之,倍益惭怍;且惧宵半,茫茫无所复之。

    筹念间,一妇人排闼入。婢白:〃华姑来。〃微窥之,年约五十余,犹风格。见女未
睡,便致诘问。女未答。又视榻上有卧者,遂问:〃共榻何人?〃婢代答:〃夜一少年郎
寄此宿。〃妇笑曰:〃不知巧娘谐花烛。〃见女啼泪未干,惊曰:〃合卺之夕,悲啼不伦;
将勿郎君粗暴也。〃女不言,益悲。妇欲捋衣视生,一振衣,书落榻上。妇取视,骇曰:
〃我女笔意也!〃拆读叹咤。女问之。妇云:〃是三姐家报,言吴郎已死,茕无所依,且
为奈何?〃女曰:〃彼固云为人寄书,幸未遣之去。〃妇呼生起,究询书所自来。生备述
之。妇曰:〃远烦寄书,当何以报?〃又熟视生,笑问:〃何迕巧娘?〃生言:〃不自知
罪。〃又诘女。女叹曰:〃自怜生适阉寺,没奔啄,以木代口,阉人人,是以悲耳。
妇顾生曰:〃慧黠儿,固雄而雌者耶?是我之客,不可久溷他人。〃遂异生入东厢,探手
于衤夸而验之。笑曰:〃无怪巧娘零涕。然幸有根蒂,犹可为力。〃挑灯遍翻箱簏,
得黑丸,授生,令即吞下,秘嘱勿哗,乃出。生独卧筹思,不知药医何症。将比五更,初
醒,觉脐下热气一缕,直冲隐处,蠕蠕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