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3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似叟也。但闻黄衣人曰:〃今夜月色大佳,足供快饮。〃白衣者曰:〃此夕风景
,大似广利王宴梨花岛时。〃三人互劝,引酹竞浮白。但语略小,即不可闻。舟人
隐伏,不敢动息。

    汪细审侍者,叟酷类父;而听其言,又非父声。二漏将残,忽一人曰:〃趁此
明月,宜一击毬为乐。〃即见僮没水中,取一圆出,大可盈抱,中如水银满贮,表
里通明。坐者尽起。黄衣人呼叟共蹴之。蹴起丈余,光摇摇射人眼。俄而'石訇'然
远起,飞堕舟中。汪技痒,极力踏去,觉异常轻'而大',踏猛似破,腾寻丈;中有
漏光,下射如虹,蚩然疾落;又如经天之慧,直投水中,滚滚作沸泡声而灭。席中
共怒曰:〃何物生人,败我清兴!〃叟笑曰:〃不恶不恶,此吾家流星拐也。〃白
衣人嗔其语戏,怒曰:〃都方厌恼,老奴何得作欢?便同小乌皮捉得狂子来;不然
,胫股当有椎吃也!〃汪计无所逃,即亦不畏,捉刀立舟中。

    倏见僮叟操兵来。汪注视,真其父也。疾呼:〃阿翁!儿在此。〃叟大骇,相
顾凄断。僮即反身去。叟曰:〃儿急作匿。不然,都死矣!〃言未已,三人忽已登
舟。面皆漆黑,睛大于榴。攫叟出。汪力与夺,摇舟断缆。汪以刀截其臂落,黄衣
者乃逃。一白衣人奔汪,汪剁其颅,堕水有声;哄然俱没。方谋夜渡,旋见巨喙出
水面,深若井。四面湖水奔注,砰砰作响。俄一喷涌,则浪接星斗,万舟簸荡。湖
人大恐。舟上有石鼓二,皆重百斤。汪举一以投,激水雷鸣,浪渐消;又投其一,
风波悉平。

    汪疑父为鬼。叟曰:〃我固未尝死也。溺江者十九人,皆为妖物所食;我以蹋
圆得全。物得罪于钱塘君,故移避洞庭耳。三人鱼精,所蹴鱼胞也。〃父子聚喜,
中夜击棹而去。天明,见舟中有鱼翅,径四五尺许,乃悟是夜间所断臂也。

商三官

    故诸葛城,有商士禹者,士人也。以醉谑忤邑豪。豪嗾家奴乱捶之。舁归而死。
禹二子,长曰臣,次曰礼。一女曰三官。三官年十六,出客有期,以父故不果。两
兄出讼,终岁不得结。婿家遣人参母,请从权毕姻事。母将许之。女进曰:〃焉有
父尸未寒而行吉礼者?彼独无父母乎?〃婿家闻之,惭而止。无何,两兄讼不得直,
负屈归。举家悲愤。兄弟谋留父尸,张再讼之本。三官曰:〃人被杀而不埋,时事
可知矣。天将为汝兄弟专生一净罗包老耶?骨骸暴露,于心何忍矣。〃二兄服其言
,乃葬父。葬已,三官夜循,不知所在。母惭作,惟恐婿家知,不敢告族党,但嘱
二子冥冥侦察之。几半年,杳不可寻。

    会豪诞辰,招优为戏。优人孙淳,携二弟子往执役。其一王成,姿容平等,而
音词清彻,群赞赏焉。其一李玉,貌韶秀如好女。呼令歌,辞以不稔;强之,所度
曲半杂儿女俚谣,合座为之鼓掌。孙大惭,白主人:〃此子从学未久,只解行觞耳
。幸勿罪责。〃即命行酒。玉往来给奉,善觑主人意向。豪悦之,酒阑人散,留与
同寝。玉代豪指榻解履,殷勤周至。醉语狎之,但有展笑。豪惑益甚,尽遣诸仆去
,独留玉。玉伺诸仆去,阖扉下楗焉。诸仆就别室饮。移时,闻厅事中格格有声。
一仆往觇之,见室内冥黑,寂不闻声。行将旋踵,忽有响声甚厉,如悬重物而断其
索。亟问之,并无应者。呼众排阖入,则主人身首两断,玉自经死,绳绝堕地上,
梁间颈际,残绠俨然。众大骇,传告内闼,群集莫解。众移玉尸于庭,觉其袜履虚
若无足;解之,则素舄如钩,盖女子也。益骇,呼孙淳诘之。淳骇极,不知所对。
但云:〃玉月前投作弟子,愿从寿主人,实不知从来。〃以其服凶,疑是商家刺客
。暂以二人逻守之。女貌如生;抚之,肢体温耎,二人窃谋淫之。一人抱尸转侧,
方将缓其结束,忽脑如物击,口血暴注,顷刻已死。其一大惊,告众。众敬若神明
焉。且以告郡。郡官问臣及礼,并言:〃不知。但妹亡去,已半载矣。〃俾往验视
,果三官。官奇之,判二兄领葬,敕豪家勿仇。

    异史氏曰:〃家有女豫让而不知,则兄之为丈夫者可知矣。然三官之为人,即
萧萧易水,亦将羞而不流;况碌碌与世浮沉者耶!愿天下闺中人,买丝绣之,其功
德不减于奉壮缪也。〃

于江

    乡民于江,父宿田间,为狼所食。江时年十六,得父遗履,悲恨欲死,夜俟母
寝,潜持铁槌去,眠父所,冀报父仇。少间,一狼来,逡巡嗅之。江不动。无所,
摇尾扫其额,又渐俯首舐其股。江迄不动。既而欢跃直前,将'齿乞'其领。江急以
锤击狼脑,立毙。起置草中。少间,又一狼来,如前状,又毙之。以至中夜,杳无
至者。忽小睡,梦父曰:〃杀二物,足泄我恨。然首杀我者,其鼻白;此都非是。〃
江醒,坚卧以伺之。既明,无所复得。欲曳狼归,恐惊母,遂投诸眢井而归。至夜
复往,亦无至者。如此三四夜。忽一狼来,啮其足,曳之以行。行数步,棘刺肉,
石伤肤。江若死者。狼乃置之地上,意将'齿乞'腹。江骤起锤之,仆;又连锤之,
毙。细视之,真白鼻也。大喜,负之以归,始告母。母泣从去,探眢井,得二狼焉。
    异史氏曰:〃农家者流,乃有此英物耶?义烈发于血诚,非直勇也,智亦异焉
。〃

小二

    滕邑赵旺,夫妻奉佛,不茹荤血,乡中有〃善人〃之目。家称小有。一女小二,
绝慧美,赵珍爱之。年六岁,使与兄长春并从师读,凡五年而熟五经焉。同窗丁生,
字紫陌,长于女三岁,文采风流,颇相倾爱。私以意告母,求婚赵氏。赵期以女字大
家,故弗许。未几,赵惑于白莲教;徐鸿儒即反,一家俱陷为贼。小二知书善解,凡
纸兵豆马之术,一见辄精。小女子师事徐者六人,惟二称最,因得尽传其术。赵以女
故,大得委任。

    时丁年十八,游滕泮矣。而不肯论婚,意不忘小二也。潜亡去,投徐麾下。女见
之喜,优礼逾于常格。女以徐高足,主军务;尽夜出入,父母不得间。丁每宵见,尝
斥绝诸役,辄至三漏。丁私告曰:〃小生此来,卿知区区之意否?〃女云:〃不知。
〃丁曰:〃我非妄意攀龙,所以故,实为卿耳。左道无济,止取灭亡。卿慧人,不念
此乎?能从我亡,则寸心诚不负矣。〃女抚然为间,豁然梦觉,曰:〃背亲而行,不
义,请告。〃二人入陈利害。赵不悟,曰:〃我师神人,岂有舛错?〃女知不可谏,
乃易髫而髻,出二纸鸢,与丁各跨其一;鸢肃肃展翼,似鹣鹣之鸟,比翼而飞。质明
,抵莱芜界。女以指拈鸢项,忽即敛堕。遂收鸢。更以双卫,驰至山阴里,托为避乱
者,僦屋而居。

    二人草草出,啬于装,薪储不给。丁甚忧之。假粟比舍,莫肯贷以升斗。女无愁
容,但质簪珥。闭门静对,猜灯谜,忆亡书,以是角低昂;负者,骈二指击腕臂焉。
西邻翁姓,绿林之雄也。一日,猎归。女曰:〃'富以其邻',我何忧?暂假千金,
其与我乎!〃丁以为难。女曰:〃我将使彼乐输也。〃乃剪纸作判官状,置地下,覆
以鸡笼。然后握丁登榻,煮藏酒,检《周礼》为觞政:任言是某册第几叶,第几人,
即共翻阅。其人得食旁、水旁、酉旁者饮,得酒部者倍之。既而女适得〃酒人〃,丁
以巨觥引满促酹。女乃祝曰:〃若借得金来,君当得饮部。〃丁翻卷,得〃鳖人〃,
女大笑曰:〃事已谐矣!〃滴沥授爵。丁不服。女曰:〃君是水族,宜作鳖饮。〃方
喧竞所,闻笼中戛戛。女起曰:〃至矣。〃启笼验视,则布囊中有巨金,累累充溢。
丁不胜愕喜。后翁家媪抱儿来戏,窃言:〃主人初归,篝灯夜坐。地忽暴裂,深不可
底,一判官自内出,言:'我地府司隶也。太山帝君会诸冥曹,造暴客恶'竹录',须
银灯千架,架计重十两;施百架,则消灭罪愆。〃主人骇惧,焚香叩祷,奉以千金。
判官荏苒而入,地亦遂合。〃夫妻听其言,故啧啧诧异之。而从此渐购牛马,蓄厮婢
,自营宅第。

    里无赖子窥其富,纠诸不逞,逾垣劫丁。丁夫妇始自梦中醒,则编菅'艹熱'照,
寇集满屋。二人执丁;又一人探手女怀。女袒而起,戟指而呵曰:〃止,止!〃盗十
三人,皆吐舌呆立,痴若木偶。女始着裤下榻,呼集家人,一一反接其臂,逼令供吐
明悉。乃责之曰:〃远方人埋头涧谷,冀得相扶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