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宵最乐,然不胜酒力矣。其饯我于月宫可乎?〃三人移席,渐入月中。众视三人,坐月中
饮,须眉毕见,如影之在镜中。移时,月渐暗;门人然烛来,则道士独坐而客杳矣。几上
肴核尚故。壁上月,纸圆如镜而已。道士问众:〃饮足乎?〃曰:〃足矣。〃〃足宜早寝,
勿误樵苏。〃众诺而退。王窃欣慕,归今遂息。

    又一月,苦不可心情,而道士并不传教一术。心不能持,辞曰:〃弟子数百里受业仙
师,纵不能得长生术,或小有传习,亦可慰求教之心;今阅两三月,不过早樵而暮归。弟
子在家,未谙此苦。〃道士笑曰:〃我固谓不能作苦,今果然。明早当遣汝行。〃王曰:
〃弟子操作多日,师略授小技,此来为不负也。〃道士问:〃何术之求?〃王曰:〃每见
师行处,墙壁所不能隔,但得此法足矣。〃道士笑而允之。乃传以诀,令自咒毕,呼曰:
〃入之!〃王面墙,不敢入。又曰:〃试入之。〃王果从容入,及墙而阻。道士曰:〃俯
道骤入,勿逡巡!〃王果去墙数步,奔而入;及墙,虚若无物;回视,果在墙外矣。大喜,
入谢。道士曰:〃归宜洁持,否则不验。〃遂助资斧,遣之归。

    抵家,自诩遇仙,坚壁所不能阻。妻不信。王效其作为,去墙数尺,奔而入,头触硬
壁,蓦然而踣。妻扶视之,额上坟起,如巨卵焉。妻揶揄之。王惭忿,骂老道士之无良知
而已。

    异史氏曰:〃闻此事,未有不大笑者;而不知世之为王生者,正复不少。今有伧父,
喜疒火毒而畏药石,遂有舐痈吮痔者,进宣威逞暴之术,以迎其旨,诒之曰:'执此
术也以往,可以横行而无碍。'初试未尝不小效,遂谓天下之大,举可以如是行矣,势不
至触硬壁而颠蹶不止也。〃

长清僧

    长清僧,道行高洁。年八十余犹健。一日,颠仆不起,寺僧奔救,已圆寂矣。僧不自
知死,魂飘去,至河南界。河南有故绅子,率十余骑,按鹰猎兔。马逸,堕毙。魂适相值,
翕然而合,遂渐苏。厮仆还问之。张目曰:〃胡至此!〃众扶归。入门,则粉白黛绿者,
纷集顾问。大骇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为妄,共提耳悟之。僧亦不自申解,但
闭目不复有言。饷以脱粟则食,酒肉则拒。夜独宿,不受妻妾奉。

    数日后,忽思少步。众皆喜。既出,少定,即有诸仆纷来,钱簿谷籍,杂请会计。公
子托以病倦,悉卸绝之。惟问:〃山东长清县,知之否?〃共答:〃知之。〃曰:〃我郁
无聊赖,欲往游瞩,宜即治任。〃众谓新瘳,未应远涉。不听,翼日遂发。抵长清,视风
物如昨。无烦问途,竟至兰若。弟子数人见贵客至,伏谒甚恭。乃问:〃老僧焉往?〃答
云:〃吾师曩已物化。〃问墓所。群导以往,则三尺孤坟,荒草犹未合也。众僧不知何意。
既而戒马欲归,嘱曰:〃汝师戒行之僧,所遗手泽,宜恪守,勿俾损坏。〃众唯唯。乃行。
既归,灰心木坐,了不勾当家务。

    居数月,出门自遁,直抵旧寺,谓弟子:〃我即汝师。〃众疑其谬,相视而笑。乃述
返魂之由,又言生平所为,悉符。众乃信,居以故榻,事之如平日。后公子家屡以舆马来,
哀请之,略不顾瞻。又年余,夫人遣纪纲至,多所馈遗。金帛皆却之,惟受布袍一袭而已。
友人或至其乡,敬造之。见其人默然诚笃;年仅而立,而辄道其八十余年事。

    异史氏曰:〃人死则魂散,其千里而不散者,性定故耳。余于僧,不异之乎其再生,
而异之乎其入纷华靡丽之乡,而能绝人以逃世也。若眼睛一闪,而兰麝熏心,有求死而不
得者矣,况僧乎哉!〃

蛇人

    东郡某甲,以弄蛇为业。尝蓄驯蛇二,皆青色:其大者呼之大青,小曰二青。二青额
有赤点,尤灵驯,盘旋无不如意。蛇人爱之,异于他蛇。期年,大青死,思补其缺,未暇
遑也。一夜,寄宿山寺。既明,启笥,二青亦渺。蛇人怅恨欲死。冥搜亟呼,迄无影兆。
然每值丰林茂草,辄纵之去,俾得自适,寻复返;以此故,冀其自至。坐伺之,日既高,
亦已绝望,怏怏遂行。出门数武,闻丛薪错楚中,上穴下悉同上字作响。停趾愕
顾,则二青来也。大喜,如获拱璧。息肩路隅,蛇亦顿止。视其后,小蛇从焉。抚之曰:
〃我以汝为逝矣。小侣而所荐耶?〃出饵饲之,兼饲小蛇。小蛇虽不去,然瑟缩不敢食。
二青含哺之,宛似主人之让客者。蛇人又饲之,乃食。食已,随二青俱入笥中。荷去教之,
旋折辄中规矩,与二青无少异,因名之小青。炫技四方,获利无算。

    大抵蛇人之弄蛇也,止以二尺为率;大则过重,辄便更易。──缘二青驯,故未遽弃。
又二三年,长三尺余,卧则笥为之满,遂决去之。一日,至淄邑东山间,饲以美饵,祝而
纵之。既去,顷之复来,蜿蜒笥外。蛇人挥曰:〃去之!世无百年不散之筵。从此隐身大
谷,必且为神龙,笥中何可以久居也?〃蛇乃去。蛇人目送之。已而复返,挥之不去,以
道触笥。小青在中,亦震震而动。蛇人悟曰:〃得毋欲别小青也?〃乃发笥。小青径出,
因与交首吐舌,假相告语。已而委蛇并去。方意小青不返,俄而踽踽独来,竟入笥卧。由
此随在物色,迄无佳者。而小青亦渐大,不可弄。后得一头,亦颇驯,然终不如小青良。
而小青粗于儿臂矣。先是,二青在山中,樵人多见之。又数年,长数尺,围如碗;渐出逐
人,因而行旅相戒,罔敢出其途。一日,蛇人经其处,蛇暴出如风。蛇人大怖而奔。蛇逐
益急,回顾已将及矣。而视其首,朱点俨然,始悟为二青。下担呼曰:〃二青,二青!〃
蛇顿止。昂首久之,纵身绕蛇人,如昔弄状。觉其意殊不恶,但躯巨重,不胜其绕;仆地
呼祷,乃释之。又以首触笥。蛇人悟其意,开笥出小青。二蛇相见,交缠如饴糖状,久之
始开。蛇人乃祝小青:〃我久欲与汝别,今有伴矣。〃谓二青曰:〃原君引之来,可还引
之去。更嘱一言:深山不乏食饮,勿扰行人,以犯天谴。〃二蛇垂头,似相领受。遽起,
大者前,小者后,过处林木为之中分。蛇人伫立望之,不见乃去。自此行人如常,不知其
何往也。

    异史氏曰:〃蛇,蠢然一物耳,乃恋恋有故人之意。且其从谏也如转圜。独怪俨然而
人也者,以十年把臂之交,数世蒙恩之主,辄思下进复投石焉;又不然,则药石相投,悍
然不顾,且怒而仇焉者,亦羞此蛇也已。〃

斫蟒

    胡田村胡姓者,兄弟采樵,深入幽谷。遇巨蟒,兄在前,为所吞;弟初骇欲奔,见兄
被噬,遂奋怒出樵斧,斫蛇首。首伤而吞不已。然头虽已没,幸肩际不能下。弟急极无计,
乃两手持兄足,力与蟒争,竟曳兄出。蟒亦负痛去。视兄,则鼻耳俱化,奄将气尽。肩负
以行,途中凡十余息,始至家。医养半年,方愈。至今面目皆瘢痕,鼻耳惟孔存焉。噫!
农人中,乃有弟弟如此者哉!或言:〃蟒不为害,乃德义所感。〃信然!

犬奸

    青州贾某,客于外,恒经岁不归。家畜一白犬,妻引与交,犬习为常。一日,夫至,
与妻共卧。犬突入,登榻,啮贾人竟死。后里舍稍闻之,共为不平,鸣于官。官械妇,妇
不肯伏,收之。命缚犬来,始取妇出。犬忽见妇,直前碎衣作交状。妇始无词。使两役解
部院,一解人而一解犬。有欲观其合者,共敛钱赂役,役乃牵聚令交。所止处,观者常数
百人,役以此网利焉。后人犬俱寸磔以死。呜呼!天地之大,真无所不有矣。然人面而兽
交者,独一妇也乎哉?

    异史氏为之判曰:〃会于濮上,古所交讥;约于桑中,人且不齿。乃某者,不堪雌守
之苦,浪思苟合之欢。夜叉伏订,竟是家中牝兽;捷卿入窦,遂为被底情郎。云雨台前,
乱摇续貂之尾;温柔乡里,频款曳象之腰。锐锥处于皮囊,一纵股而脱颖;留情结于镞项,
甫饮羽而生根。忽思异类之交,真属匪夷之想。尤彡吠奸而为奸,妒残凶杀,律难治
以萧曹;人非兽而实兽,奸秽淫腥,肉不食于豺虎。呜呼!人奸杀,则拟女以剐;至于狗
奸杀,阳世遂无其刑。人不良,则罚人作犬;至于犬不良,阴曹应穷于法。宜支解以追魂
魄,请押赴以问阎罗。〃

雹神

    王公筠苍,莅任楚中。拟登龙虎山谒天师。及湖,甫登舟,即有一人驾小艇来,使舟
中人为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