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魄,请押赴以问阎罗。〃

雹神

    王公筠苍,莅任楚中。拟登龙虎山谒天师。及湖,甫登舟,即有一人驾小艇来,使舟
中人为通。公见之,貌修伟。怀中出天师刺,曰:〃闻驺从将临,先遣负弩。〃公讶其预
知,益神之,诚意而往。天师治具相款。其服役者,衣冠须鬣,多不类常人。前使者亦侍
其侧。少间,向天师细语。天师谓公曰:〃此先生同乡,不之识耶?〃公问之。曰:〃此
即世所传雹神李左车也。〃公愕然改容。天师曰:〃适言奉旨雨雹,故告辞耳。〃公问:
〃何处?〃曰:〃章丘。〃公以接壤关切,离席乞免。天师曰:〃此上帝玉敕,雹有额数,
何能相徇?〃公哀不已。天师垂思良久,乃顾而嘱曰:〃其多降山谷,勿伤禾稼可也。〃
又嘱:〃贵客在坐,文去勿武。〃神出,至庭中,忽足下生烟,氤氲匝地。俄延逾刻,极
力腾起,才高于庭树;又起,高于楼阁。霹雳一声,向北飞去,屋宇震动,筵器摆簸。公
骇曰:〃去乃作雷霆耶!〃天师曰:〃适戒之,所以迟迟;不然,平地一声,便逝去矣。〃
公别归,志其月日,遣人问章丘。是日果大雨雹,沟渠皆满,而田中仅数枚焉。

狐嫁女

    历城殷天官,少贫,有胆略。邑有故家之第,广数十亩,楼宇连亘。常见怪异,以故
废无居人;久之,蓬蒿渐满,白昼亦无敢入者。会公与诸生饮,或戏云:〃有能寄此一宿
者,共醵为筵。〃公跃起曰:〃是亦何难!〃携一席往。众送诸门,戏曰:〃吾等暂候之,
如有所见,当急号。〃公笑云:〃有鬼狐,当捉证耳。〃遂入,见长莎蔽径,蒿艾如麻。
时值上弦,幸月色昏黄,门户可辨。摩娑数进,始抵后楼。登月台,光洁可爱,遂止焉。
西望月明,惟衔山一线耳。坐良久,更无少异,窃笑传言之讹。席地枕石,卧看牛女。

    一更抽尽,恍惚欲寐,楼下有履声,籍籍而上。假寐睨之,见一青衣人,挑莲灯,猝
见公,惊而却退。语后人曰:〃有生人在。〃下问:〃谁也?〃答云:〃不识。〃俄一老
翁上,就公谛视,曰:〃此殷尚书,其睡已酣。但办吾事,相公倜傥,或不叱怪。〃乃相
率入楼,楼门尽辟。移时,往来者益众。楼上灯辉如昼。公稍稍转侧,作嚏咳。翁闻公醒,
乃出,跪而言曰:〃小人有箕帚女,今夜于归。不意有触贵人,望勿深罪。〃公起,曳之
曰:〃不知今夕嘉礼,惭无以贺。〃翁曰:〃贵人光临,压除凶煞,幸矣。即烦陪坐,倍
益光宠。〃公喜,应之。入视楼中,陈设芳丽。遂有妇人出拜,年可四十余。翁曰:〃此
拙荆。〃公揖之。俄闻笙乐聒耳,有奔而上者,曰:〃至矣!〃翁趋迎,公亦立俟。少选,
笼纱一簇,导新郎入。年可十七八,丰采韶秀。翁命先与贵客为礼。少年目公。公若为傧,
执半主礼。次翁婿交拜,已,乃即席。少间,粉黛云从,酒载,换车为肉,音zi4,意大
块的肉雾霈,玉碗金瓯,光映几案。酒数厅,翁唤女奴请小姐来。女奴诺而入,良久不
出。翁自起,搴帏促之。俄婢媪数辈拥新人出,环佩,换亻为王左王右寥下半部
然,麝兰散馥。翁命向上拜。起,即坐母侧。微目之,翠凤明王当,容华绝世。既而
酌以金爵,大容数斗。公思此物可以持验同人,阴内袖中。伪醉隐几,颓然而寝。皆曰:
〃相公醉矣。〃居无何,新郎告行,笙乐暴作,纷纷下楼而去。已而主人敛酒具,少一爵,
冥搜不得。或窃议卧客;翁急戒勿语,惟恐公闻。移时,内外俱寂,公始起。暗无灯火,
惟脂香酒气,充溢四堵。视东方既白,乃从容出。探袖中,金爵犹在。及门,则诸生先俟,
疑其夜出而早入者。公出爵示之。众骇问,公以状告。共思此物非寒士所有,乃信之。

    后公举进士,任于肥丘。有世家朱姓宴公,命取巨觥,久之不至。有细奴掩口与主人
语,主人有怒色。俄奉金爵劝客饮。谛视之,款式雕文,与狐物更无殊别。大疑,问所从
制。答云:〃爵凡八只,大人为京卿时,觅良工监制。此世传物,什袭已久。缘明府辱临,
适取诸箱簏,仅存其七,疑家人所窃取;而十年尘封如故,殊不可解。〃公笑曰:〃金杯
羽化矣。然世守之珍不可失。仆有一具,颇近似之,当以奉赠。〃终筵归署,拣爵驰送之。
主人审视,骇绝。亲诣谢公,诘所自来。公乃历陈颠末。始知千里之物,狐能摄致,而不
敢终留也。

僧孽

    张姓暴卒,随鬼使去,见冥王。王稽簿,怒鬼使误捉,责令送归。张下,私浼鬼使,
求观冥狱。鬼导历九幽,刀山、剑树,一一指点。末至一处,有一僧孔股穿绳而倒悬之,
号痛欲绝。近视,则其兄也。张见之惊哀,问:〃何罪至此?〃鬼曰:〃是为僧,广募金
钱,悉供淫赌,故罚之。欲脱此厄,须其自忏。〃张既苏,疑兄已死。时其见居兴福寺,
因往探之。入门,便闻其号痛声。入室,见疮生股间,脓血崩溃,挂足壁上,宛冥司倒悬
状。骇问其故。曰:〃挂之稍可,不则痛彻心腑。〃张因告以所见。僧大骇,乃戒荤酒,
虔诵经咒。半月寻愈。遂为戒僧。

    异史氏曰:〃鬼狱渺茫,恶人每以自解;而不知昭昭之祸,即冥冥之罚也。可勿惧哉!〃

妖术

    于公者,少任侠,喜拳勇,力能持高壶,作旋风舞。崇祯间,殿试在都,仆疫不起,
患之。会市上有善卜者,能决人生死,将代问之。既至,未言。卜曰:〃君莫欲问仆病乎?〃
公骇应之。曰:〃病者无害,君可危。〃公乃自卜。卜者起卦,愕然曰:〃君三日当死!〃
公惊诧良久。卜者从容曰:〃鄙人有小术,报我十金,当代禳之。〃公自念,生死已定,
术岂能解;不应而起,欲出。卜者曰:〃惜此小费,勿悔勿悔!〃爱公者皆为公惧,劝罄
橐以哀之。公不听。

    倏勿至三日,公端坐旅舍,静以觇之,终日无恙。至夜,阖户挑灯,倚剑危坐。一漏
向尽,更无死法。意欲就枕,忽闻窗隙上穴下卒同上字有声。急视之,一小人荷
戈入;及地,则高如人。公捉剑起,急击之,飘忽未中。遂遽小,复寻窗隙,意欲遁去。
公疾斫之,应手而倒。烛之,则纸人,已腰断矣。公不敢卧,又坐待之。逾时,一物穿窗
入,怪狞如鬼。才及地,急击之,断而为两,皆蠕动。恐其复起,又连击之,剑剑皆中,
其声不上而下大。审视,则土偶,片片已碎。于是移坐窗下,目注隙中。久之,闻窗
外如牛喘,有物推窗棂,房壁震摇,其势欲倾。公惧覆压,计不如出而斗之,遂砉刂
然脱扃,奔而出。见一巨鬼,高与檐齐;昏月中,见其面黑如煤,眼闪烁有黄光;上无衣,
下无履,手弓而腰矢。公方骇,鬼则弯矣。公以剑拨矢,矢堕;欲击之,则又关矣。公急
跃避,矢贯于壁,战战有声。鬼怒甚,拔佩刀,挥如风,望公力劈。公猱进,刀中庭石,
石立断。公出其股间,削鬼中踝,铿然有声。鬼益怒,吼如雷,转身复剁。公又伏身入;
刀落,断公裙。公已及胁下,猛斫之,亦铿然有声,鬼仆而僵。公乱击之,声硬如柝。烛
之,则一木偶,高大如人。弓矢尚缠腰际,刻画狰狞;剑击处,皆有血出。公因秉烛待旦,
方悟鬼物皆卜人遣之,欲致人于死,以神其术也。

    次日,遍告交知,与共诣卜所。卜人遥见公,瞥不可见。或曰:〃皆翳形术也,犬血
可破。〃公如言,戒备而往。卜人又匿如前。急以犬血沃立处,但见卜人头而皆为犬血模
糊,目灼灼如鬼立。乃执付有司而杀之。

    异史氏曰:〃尝谓买卜为一痴。世之讲此道而不爽于生死者几人?卜之而爽,犹不卜
也。且即明明告我以死期之至,将复如何?况借人命以神其术者,其可畏尤甚耶!〃

野狗

    于七之乱,杀人如麻。乡民李化龙,自山中窜归。值大兵宵进,恐罹炎昆之祸,急无
所匿,僵卧于死人之丛,诈作尸。兵过既尽,未敢遽出。忽见阙头断臂之尸,起立如林。
内一尸断首犹连肩上,口中作语曰:〃野狗子来,奈何?〃群尸参差而应曰:〃奈何!〃
俄顷,蹶然尽倒,遂寂无声。李方惊颤欲起,有一物来,兽首人身,伏啮人首,遍吸其脑。
李惧,匿首尸下。物来拨李肩,欲得李首。李力伏,俾不可得。物乃推覆尸而移之,首见。
李大惧,手索腰下 ,得巨石如碗,握之。物俯身欲齿乞。李骤起,大呼,击其首,中
嘴。物嗥如鸱,掩口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