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聊斋志异-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大惧,手索腰下 ,得巨石如碗,握之。物俯身欲齿乞。李骤起,大呼,击其首,中
嘴。物嗥如鸱,掩口负痛而奔,吐血道上。就视之,于血中得二齿,中曲而端锐,长四寸
余。怀归以示人,皆不知其何物也。

三生

    刘孝廉,能记前身事。与先文贲兄为同年,尝历历言之:一世为扌晋绅,行多玷。
六十二岁而殁。初见冥王,待如乡先生礼,赐坐,饮以茶。觑冥王盏中,茶色清澈;己盏
中,浊如醪。暗疑迷魂汤得勿此耶?乘冥王他顾,以盏就案角泻之,伪为尽者。俄顷,稽
前生恶录;怒,命群鬼扌卒下,罚作马。即有厉鬼絷去。行至一家,门限甚高,不可
逾。方趑趄间,鬼力楚之,痛甚而蹶。自顾,则身已在枥下矣。但闻人曰:〃骊马生驹矣,
牡也。〃心甚明了,但不能言。觉大馁,不得已,就牝马求乳。逾四五年,体修伟。甚畏
挞楚,见鞭则惧而逸。主人骑,必覆障泥,缓辔徐徐,犹不甚苦;惟奴仆圉人,不加鞯装
以行,两踝夹击,痛彻心腑。于是愤甚,三日不食,遂死。

    至冥司,冥王查其罚限未满,责其规避,剥其皮革,罚为犬。意懊丧,不欲行。群鬼
乱挞之,痛极而窜于野。自念不如死,愤投绝壁,颠,莫能起。自顾,则身伏窦中,牝犬
舐而腓字之,乃知身已复生于人世矣。稍长,见便液亦知秽;然嗅之而香,但立念不食耳。
为犬经年,常忿欲死,又恐罪其规避。而主人又豢养,不肯戮。乃故啮主人,脱股肉。主
人怒,杖杀之。

    冥王鞫状,怒其狂犭折,笞数百,俾作蛇。囚于幽室,暗不见天。闷甚,缘壁而
上,穴屋而出。自视,则伏身茂草,居然蛇矣。遂矢志不残生类,饥吞木实。积年余,每
思自尽不可,害人而死又不可;欲求一善死之策而未得也。一日,卧草中,闻车过,遽出
当路;车驰压之,断为两。

    冥王讶其速至,因蒲伏自剖。冥王以无罪见杀,原之,准其满限复为人,是为刘公。
公生而能言,文章书史,过辄成诵。辛酉举孝廉。每劝人:乘马必厚其障泥;股夹之刑,
胜于鞭楚也。

    异史氏曰:〃毛角之俦,乃有王公大人在其中;所以然者,王公大人之内,原未必无
笔角者在其中也。故贱者为善,如求花而种其树;贵者为善,如已花而培其本:种者可大,
培者可久。不然,且将负盐车,受羁上繁体马,下中,音zhi2,同絷,拴马足的绳索,
与之为马;不然,且将啖便液,受烹割,与之为犬;又不然,且将披鳞介,葬鹤鹳,与之
为蛇。〃

狐入瓶

    万村石氏之妇,祟于狐,患之,而不能遣。扉后有瓶,每闻妇翁来,狐辄遁匿其中。
妇窥之熟,暗计而不言。一日,窜入。妇急以絮塞其口,置釜中,火覃,音qian2,烧热
汤而沸之。瓶热,狐呼曰:〃热甚!勿恶作剧。〃妇不语。号益急,久之无声。拔塞而验
之,毛一堆,血数点而已。

鬼哭

    谢迁之变,宦第皆为贼窟。王学使七襄之宅,盗聚尤众。城破兵入,扫荡群丑,尸填
墀,血至充门而流。公入城,扛尸涤血而居。往往白昼见鬼;夜则床下磷飞,墙角鬼哭。
一日,王生白皋迪寄宿公家,闻床底小声连呼:〃白皋迪!白皋迪!〃已而
声渐大,曰:〃我死得苦!〃因哭,满庭皆哭。公闻,仗剑而入,大言曰:〃汝不识我王
学院耶?〃但闻百声嗤嗤,笑之以鼻。公于是设水陆道场,命释道忏度之。夜抛鬼板,则
见磷火营营,随地皆出。先是阍人王姓者,疾笃,昏不知人者数日矣。日夕,忽欠伸若醒。
妇以食进。王曰:〃适主人不知何事,施饭不庭,我亦随众啗噉。食已方归,故不饥耳。
〃由此鬼怪遂绝。岂钹铙钟鼓,焰口瑜伽,果有益耶?

    异史氏曰:〃邪怪之物,惟德可以已之。当陷城之时,王公势正火亘赫,闻声者
皆股栗;而鬼且揶揄之。想鬼物逆知其不令终耶?普告天下大人先生:出人面犹不可以吓
鬼,愿无出鬼面以吓人也!〃

真定女

    真定界,有孤女,方六七岁,收养于夫家。相居一二年,夫诱与交而孕。腹膨膨而以
为病也,告之母。母曰:〃动否?〃曰:〃动。〃又益异之。然以其齿太稚,不敢决。未
几,生男。母叹曰:〃不图拳母,竟生锥儿。〃

焦暝

    董侍读默庵家,为狐所扰,瓦砾砖石,忽如雹落。家人相率奔匿,待其间歇,乃敢出
操作。公患之,假怍庭孙司马第移避之。而狐扰犹故。一日,朝中待漏,适言其异。大臣
或言:关东道士焦暝,居内城,总持敕勒之木,颇有效。公造庐而请之。道士朱书符,使
归粘壁上。狐竟不惧,抛掷有加焉。公复告道士。道士怒,亲诣公家,筑坛作法。俄见一
巨狐,伏坛下。家人受虐已久,衔恨綦深,一婢近击之。婢忽仆地气绝。道士曰:〃此物
猖獗,我尚不能遽服之,女子何轻犯尔尔。〃既而曰:〃可借鞫狐词,亦得。〃戟指咒移
时,婢忽起,长跪。道士诘其里居。婢作狐言:〃我西域产,入都者一十八辈。〃道士曰:
〃辇毂下,何容尔辈久居?可速去!〃狐不答。道士击案怒曰:〃汝欲梗吾令耶?再若迁
延,法不汝宥!〃狐乃蹙怖作色,愿谨奉教。道士又速之。婢又仆绝,良久始更生。
俄见白块四五团,滚滚如毛求,附檐际而行,次第追逐,顷刻俱去。由是遂安。

叶生

    淮阳叶生者,失其名字。文章词赋,冠绝当时;而所如不偶,因于名场。会关东丁乘
鹤来令是邑,见其文,奇之;召与语,大悦。使即官署,受灯火;时赐钱谷恤其家。值科
试,公游扬于学使,遂领冠军。公期望綦切。闱后,索文读之,击节称叹。不意时数限人,
文章憎命,榜既放,依然铩羽。生嗒丧而归,愧负知己,形销骨立,疾若木偶。公闻,召
之来而慰之。生零涕之已。公怜之,相期考满入都,携与俱北。生甚感佩。辞而归,杜门
不出。

    无何,寝疾。公遗问不绝;而服药百裹,殊罔所效。公适以忤上官免,将解任去。函
致生,其略云:〃仆东归有日;所以迟迟者,待足下耳。足下朝至,则仆夕发矣。〃传之
卧榻。生持书啜泣。寄语来使:〃疾革难遽瘥,请先发。〃使人返白,公不忍去,徐待之。
逾数日,门者忽通叶生至。公喜,逆而问之。生曰:〃以犬马病,劳夫子久待,万虑不宁。
今幸可从杖履。〃公乃束装戒旦。抵里,命子师事生,夙夜与俱。公子名再昌,时年十六,
尚不能文。然绝慧,凡文艺三两过,辄无遗忘。居之期岁,便能落笔成文。益之公力,遂
入邑痒。生以生平所拟举子业,悉录授读。闱中七题,并无脱漏,中亚魁。公一日谓生曰:
〃君出余绪,遂使孺子成名。然黄钟长弃,奈何!〃生曰:〃是殆有命。借福泽为文章吐
气,使天下人知半生沦落,非战之罪也,愿亦足矣。且士得一人知己,可无憾,何必抛却
白纟宁,乃谓之利市哉。〃公以其久客,恐误岁试,劝令归省。生惨然不乐。公不忍
强,嘱公子至都,为之纳粟。公子又捷南宫,授部中主政。携生赴监,与共晨夕。逾岁,
生入北闱,竟领乡荐。会公子差南河典务,因谓生曰:〃此去离贵乡不远。先生奋迹云霄,
锦还为快。〃生亦喜,择吉就道。抵淮阳界,命仆马送生归。

    归见门户萧条,意甚悲恻。逡巡至庭中,妻携簸具以出,见生,掷具骇走。生凄然曰:
〃我今贵矣。三四年不觌,何遂顿不相识?〃妻遥谓曰:〃君死已久,何复言贵?所以久
淹君柩者,以家贫子幼耳。今阿大亦已成立,将卜窀穸。勿作怪异吓生人。〃生闻之,怃
然惆怅。逡巡入室,见灵柩俨然,仆地而灭。妻惊视之,衣冠履上臼下与如脱委焉。
大恸,抱衣悲哭。子自塾中归,见结驷于门,审所自来,骇奔告母。母挥涕告诉。又细询
从者,始得颠末。从者返,公子闻之,涕堕垂膺。即命驾哭诸其室;出橐营丧,葬以孝廉
礼。又厚遗其子,为延师教读。言于学使,逾年游泮。

    异史氏曰:〃魂从知己,竟忘死耶?闻者疑之,余深信焉。同心倩女,至离枕上之魂;
千里良朋,犹识梦中之路。而况茧丝蝇迹,呕学士之心肝;流水高山,通我曹之性命哉!
嗟乎!遇合难期,遭逢不偶。行踪落落,对影长愁;傲骨嶙嶙,搔头自爱。叹面目之酸涩,
来鬼物之揶揄。频居康了之中,则须发之条条可丑;一落孙山之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