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之一晋阳初开-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世民真的像奶娃娃似的,不见爹娘就闹脾气。朕对你可真好啊,你想爹,朕就让你回来了。世民怎么还要那么不听话?嗯?」说着说着,手就一直在李世民的大腿内侧捏来捏去,李世民只能发出低低的闷哼。那种委屈的声音听上去犹像撒娇,听得杨广骨都软了,赶忙继续把玩下去。然而此时李世民那情欲的心思已被理智压过,他知道只要回到太原就是他的地盘,他定有办法逃出去。一路之上,他在一片黑暗之中一边为杨广把玩,一边想着各种良策。李世民每天吃的东西只有从玉根那洞口渡进去的几口粥水,世民正值发育时期,这点又怎够供给身体所需,於是很快便变得软弱无力,每夜为杨广把玩过后简直会累得连手指也抬不起。最可恨是这口枷堵住他的嘴让他不太能吞嚥,粥水以至涎液有时会从小孔处流出,就像娃儿般荡着津液。杨广终日讥笑他是头淫荡的小狗儿。将他比作了狗,李世民实在觉得受辱到极点。

   折腾了十数天后,圣驾便到了唐公府。

   李渊接到圣驾临门的消息,一早就站在府门听候。他心里是念着月多没见的儿子,只想早点见他一面。直到中午,杨广一行人终於浩浩荡荡到来,声乐竹丝兼之欢呼叫号,门面工夫做得一丝不茍,这未必是杨广的意愿,大概是弄臣为取悦杨广而做。

   人队排列了好久才空出路来让杨广的马车驶到李家大门前,杨广在下人的服侍下慢条斯理地从马车下来,舒了舒展筋骨,这才施舍似的瞄往跪在那处请安的李家上下十多人。

   杨广嘴角含笑,瞧见暗里焦急的李渊便心情大好。他让众人平身,说了些寒暄的说话,这才让人把同车的李世民放出来。此时的李世民已被换上一身光鲜的淡色锦服,但在细看之下薄薄的衣物下居然显现出一行行错综眩拥纳幔焐媳徊狭税撞继酰钤ɑ挂晕鞘烂袼盗耸裁慈桥搜罟闼匝罟悴蝗盟祷埃涫狄仓皇遣轮幸话搿K瓷湫缘赝蚴烂窨杓洌谙掳诶锿肺⒙〉亩饔淘冢钤ǹ吹眯睦锞缤础

   李世民连日来睡不好吃不好,本是失魂落魄,但一见着家人,数十日来的冤屈一下子全去。木然的双眼忽地充满神采。众人入了内殿,未等杨广说话李世民就冲上前跪到李渊面前,低首不起。此举是为自己连日来所作的淫荡行为而做的。李世民就算过得了自己这关,也有负生他育他的人。还好他在杨广各种各样的折磨下仍没放弃自己,要不他真的没有面子再回李家了。

   李世民就只是这样跪着,并无发出那些无助的声音来让自己难堪。李渊望着儿子几乎想哭出来,直到杨广发出乾咳来提醒世民不得放肆他才抬首,双眼已红通。他被杨广扯起来,因多日的营养不足而站不稳,只得紧紧靠着杨广才能站住。杨广示威性地望李渊一眼,反手将李世民抱在怀中,肆意抚摸起来,甚至撩开他的衣襟特意让众人看见他里头被红色麻绳五花大绑的身子。在李家上下十数人的眼下,李世民简直是无地自容,更可怕的是,经过月多的调教,他的身体已变得极为敏感,光光在视线下的耻辱及杨广轻微的逗弄就够他那阳物变得激昂起来。他再无法摆出那冷酷无情的脸了,望着爹爹失望痛心的表情他就宁愿自己从没在世上出现过。

   杨广被安排到席上,一直抱世民在怀。这时他终於解开世民脸上的白布条,露出那缠住后脑的白玉口枷。席上包括了李渊、奶娘及一些看着自己长大的家丁,众人无不心寒,以李渊看得最是痛心。杨广看着这些视线,感觉只有更优越,他托起李世民的脸把酒从那洞口倒进,吞嚥不及的酒呛得世民半死,多余的则溢得满领皆是。这顿吃得不清不楚,李渊终於放下碗筷,遣走下人。杨广见着李渊发怒却又不敢向他撒野,便觉好笑。他早就知李渊会营造这样的私人空间给他,於是他再不留手,乾脆将世民身上的衣物都扯下来。锦帛「嘶」的一声被撕开了,下面是一具被红绳扎得动弹不得的身体。红绳粗如食指,在李世民身上扎出一团团肉来,步入兴奋状态的阳物在皮套之中高高举着,承受下钉刺的痛楚昂然勃起。李渊看着李世民这饱受摧残的身体,居然看得一阵潮热。想李世民正直盛年,身体刚刚转入成熟,骨架健硕,全身都是结实的肌肉。而经过月多的调教身体各个部份都敏感多了,那面红耳赤的模样几乎像是反射。李渊就这样看得呼吸也粗重起来,一边暗斥自己无耻,一边却控制不了双眼在儿子身上溜来溜去。

   李世民已经不反抗了,他知道反抗不会有用,但最低程度他是不会屈服的。木然的目光中带着锐气。月多以来,李世民的身体纵被摧残,心智仍能保持着。都捱了那么久,终於会到太原。他是不会因为这小小的羞辱而崩溃的。他要告诉杨广自己并不是他用那些淫具就能驯化的,他才没那么容易被打沉。

   杨广对李世民凛然的目光置之不理,他喜欢看这样的世民,喜欢看他死不屈服,却无能为力那可怜的模样。

   李渊终於忍不住说:「敢问皇上,世民是否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皇上要这样对他……」

   「没,这孩子现在已乖得很,只是试过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头,朕怕他会再受伤,只好这样保护他了。」

   李渊知道世民是想过咬舌自尽,心里自是剧痛。身体发肤,受诸父母,李世民听着自己轻生的事也不好过。杨广观尽李世民的窘态,迳自解说起来:「至於这绳子呢……是因为怕世民夜里会乱跑,你知道,小孩子难管着了……」

   是,李世民是试过在杨广睡着后从床上逃开,翌日马上就被绑起来。这样只绑身体不绑手脚当然不是为了阻止他逃跑,只是为了刺激自己的身体,好好羞辱他一番。就像现在,杨广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伸进绳与皮肉间的空隙,轻轻一扯,就挤压到李世民的阳物以至奶头处,李世民低呜一声,被逼蹶起屁股,摆出十分下流的姿势。他实在受不了自己被这样羞辱了,没人还好,为什么偏偏要他在父亲面前……逼他作这些人尽可夫的事……

   (待续)

   后记:

   这几天都很忙,就把之前写好的贴出来……(写完无忌篇后完全忘了杨广篇有新稿)

   口枷!!这是偶第一次写口迦吧?(可能写过忘了,爆)其实不怎喜欢写口枷是因为我喜欢看受的说话,不管骂人还是求饶,都很好看!!堵住嘴也太没意思了,不过这回是打着“反正是写”的心情,写就写啊……

   至於捆绑,大夥儿应该都知道是偶的喜好!(爆)

   捆绑系呀捆绑系你什么时候都那么美妙动人……(花癡中)……虽然也不够禁欲系好玩……(核爆)

   总结:最近这傢伙疯了。

   另,情人节又到了~拍拖的给我去死吧!!(双眼放出死光)

   晋阳初开(10)

   ──「太原起兵始末」改「呜……」

   如果他能说话他一定会求饶,就是一时屈服让杨广一下高兴也好,他不要父亲伤心失望了,他不要让一直疼爱自己的父亲知道自己是这么一个下贱的人……然而在李世民痛心的同时,他可不知道李渊已看得心火大盛,想对亲儿子越轨的想法,越来越强大。望着杨广抱住世民任亲任摸,心底竟起了一丝妒意。李渊幻想着现在在世民身上游走的手是自己的,那骨肉有致的感觉,还有世民因着每个触碰而作出的羞涩的反应,到底会是如何可人……

   杨广见李渊坐立不安,以为李渊觉得自己的儿子被这样玩弄自己也蒙了羞,他自觉得意,但得意之余他并没忘记来意。他一手抱住李世民,爱不释手地从他胸口摸到大腿、再从大腿摸回颈项。他讚歎地啧啧几声,皱着眉百般难过地道:「李渊啊,世民这孩子朕实在是喜欢得要紧。不过朕知他想念你,才带他回来。唉,若朕也有这么孝贤的儿子就好了……」

   李世民和李渊听罢皆打了个突兀,果然杨广接着就说:「朕有个主意,不若今天起朕就将世民过继为义子,那世民有我这个乾爹疼爱,就不用思乡了吧?」

   不!!

   李世民脑里如是呐喊起来。要立他为义子,岂非等於正式软禁他在宫中,可供他日日淫乐?或许杨广已没有耐性等他自愿献身,要以乾爹的身份逼他就范……李世民嘴脸发白,两目失神,偎在杨广怀中只懂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