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之一晋阳初开-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作了反应才肯住手,他低头在世民耳边细语道:「是不是很讨厌朕?」

   李世民听罢冷笑一声,这下倒答得大声:「臣不敢,臣怎么敢!!」

   杨广扯住他的衣领逼他靠近自己,一字一句地说:「真不敢还是假不敢你最清楚。你想快些儿解脱的话,等下见到你爹爹就好生给朕乖一点,你若不听话,莫怪朕要逼你更讨厌我。」

   李世民咬牙切齿地低吟道:「君要臣死,世民还能说什么。」

   杨广听了不怒反笑,却是那种嘲讽的笑意:「好!世民那么有骨气,也不妨让你爹爹和兄弟陪你一起去吧?」

   李世民听罢心里凉了一截。是的,杨广手上有他全家,若他一个不高兴,当真会杀了他全家,首当其冲就是现在在殿上的父亲。李世民当下了收敛起来,默不作声,杨广便以食指抬起他的头嘲笑道:「怎样,你这孝子是否要你全家来陪你奉君之命?」

   (待续)

   后记:

   话说此文的长度已到了可怕的程度,单是这篇就二万多字还未完,若整个系列能完成大概能比上朔月。

   此文也是越写越细腻的,因为卯上了劲,比起“紊情乱色”,“晋阳初开”之所以长是因为多了很多心理描写和对白。但其实实际的慎入动作没多少,爆。

   越写越长,和生活压力也有关系。唉唉唉~大家有空要留言给偶哦~!没空请给票票吧~不过比起票偶还是喜欢看留言啊~说真的啦~!!

   晋阳初开(5)

   ──「太原起兵始末」改李世民苦笑道:「世民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识时务者为俊傑,你爹会为了你这懂事的儿子而高兴的。」

   说着说着已到了李渊所在的偏殿,李世民跟着杨广从后堂而出,到了放着龙椅的台上。龙椅边,宫娥早在两旁准备,斟茶递水,扇风抹汗,即便只是接见一个人也那么够气派。杨广施施然坐到那宽大的龙椅上,给李世民丢了个眼神。李世民顿了一下,看着龙椅良久,才机械性地坐到了边上。

   殿上的李渊见着杨广,反射性躬身一拜,一句「参见皇上」还未说完,见着自己儿子竟坐到杨广身旁,便骂道:「世民!你这样跟皇上坐在一起,成何体统?快下来!」

   李世民当然知这不合礼数,他又何尝不想快快离开那淫亵的傢伙,但为了爹、为了李家,他不得不顺杨广的意。他低下头来,不敢再看他父亲,任由杨广的手在自己大腿根处摸来摸去。李渊这才见到他胯间顶起了那柄东西,当下是又气又羞。李渊真怨歎自己怎么生了个那么淫荡的儿子。身为李家的人,居然给个男人摸摸就勃起,实在是太丢脸了!

   杨广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看着李渊生气,他就逗得更乐。手覆到了世民那因皮套而隆了起来的下胯,乐此不疲地逗弄着,还故作羨慕地问:「李渊,朕真个要问你,你是怎样教儿子的?教得他如此诱人,光这副无可挑剔的身体就叫人没话好说了,想不到就连那反应都那么给人惊喜。你这儿子压根儿比女人更好玩,真是叫朕爱不释手……」

   松松的襟口一扯就开,杨广轻易把手放了进去,一下就捏住,继而自然是一连串的抚弄、揉按。李世民不敢咬唇,生怕杨广不欢喜,於是只能以自己的定力将吟声硬生生吞下去。心里一直有把声音告诉自己不要作出反应,但他血气方刚的身体怎会听话,杨广每个逗弄他都照单全收了。在父亲的视线下他居然被那淫人搞得兴奋起来,杨广那些侮辱的话语一句句地落在自己耳里,屈辱的同时,身体的敏感度竟也倍数递增,他感觉自己真是连个人都不如了,此刻他只是一具没有尊严的玩物,不过在这一刻,尊严和气燄只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东西……

   忍住……李世民……为了李家上下的安全……

   这句话在他脑里不断重覆,他乾脆依顺地坐到杨广腿上,按着他的诱导支起一条腿,让他把玩得更就手。杨广握着那皮套的手忽然手里一施力,钉子就刺进他半硬的阳物中,这下终於逼李世民呻吟出来。

   「呜嗯……」

   李渊哪里看过自己儿子的这副德性。那个在马背上雄风赳赳的二子,此刻竟像个妃子般被杨广以挑情的手法把玩着,看着他那张俊秀的脸因情欲而变得桃色绯绯,眼眸蒙着一片迷雾,为着杨广一个小小的动作而翻腾起来。李渊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人是他的儿子,这个……活色生香的尤物……

   脑里「轰」的一声,李渊倏地惊醒过来!

   该死!他……他居然对自己的儿子发情!!他还有人性吗?迷乱间,李世民半张着眼望向了他,然而木然的眼里丝毫没有享受之色,只有万般的屈辱,还有坚毅。是了,是身为军人的坚忍不拔的精神。李世民以眼神告诉李渊,他是逼不得已才这样做。那双受辱却满是自持的眸子,看得李渊几乎心痛得要流出泪来。

   李渊马上就自责起来了,枉世民受了那么多苦,他居然没人性得对着他那淫乱的身体兴奋起来,还暗骂他淫荡。他马上跪下来,苦苦哀求:「皇上,请恕劣儿无礼,让臣带他回去吧!」

   李世民实在恨不得马上奔下去跟他父亲离开,却听到杨广说:「回去?怎么行,世民喜欢留在这里。」他见世民没反应,便捏捏那可爱的乳珠,问道:「世民,你说是不是?」

   李世民忽而像被刺了一下,他先呆了呆,接着就违心地点下了头。

   「是……世民……啊,喜欢……喜欢留在这里……」

   声线弱如浮丝,然而这番话可是花了他多少的力量才能道出。每说一个字,就像有一道电流窜遍他身体似的,好艰难才能说完整句话。他合上眼,不愿再看到他爹失望的神情了。杨广长笑一声,似是讚许般加紧揉弄世民的乳首,李世民低叫一声,索性埋到他怀中喘息,实际是藏着自己那张因羞愧不已而快要哭出来的脸,他不想被杨广见到,更不想被爹爹见到。

   杨广意气风发地笑了几声,对李渊说:「听到了没有?盛情难却,朕也不好拒绝啊,你说是不是?就让他在这里留几天吧。别担心,朕会替你照顾他的。世民这孩子,那么讨人喜欢……」说罢又亲热地凑过去跟世民咬耳朵,一边将他双腿拉得更开,让李渊清楚看见那藏在下摆下勃起的男形。衣料本来就很薄,颜色也浅,此刻牛皮套紧紧撑起下摆,皮绳的纹路与颜色都透了出来,在被不停的逗弄之下铃口处已冒出了淫液,淫液从结缝间渗了出来,打湿了下摆。那副光景是绝对的龌龊。

   「啊,是了,朕给你儿子找到一件很合身的宝物,你看看是不是?」

   李世民听罢马上从情欲中醒过来,但还来不及制止杨广,他已把自己的下摆掀开,露出了那具呕心的淫器。他的阳物在皮套当中勃起了一半,在痛感与快感之间与钉子抗衡着。此时李世民实在恨不得自挖双目,好让自己看不见父亲又错愕又绝望的表情。

   李渊实在看得傻了眼,现在锁在他儿子腰间的是一具他从未见过的淫器,然而那功能他也略猜到一二。他世民正值少年期,要这样锁住他的阳物,实在是最残酷的事。

   自己上辈子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何上天要让自己的爱儿承受这样的痛楚?!!

   杨广还嫌效果不够,便重施故技,握住李世民胯间皮套,用力揉捏起来。李世民当下引颈痛呼,痛得不住地摇头,但倔强的性子却让他死都不求饶。这一幕那李渊看得双脚都软了,他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就这样看着李世民在杨广怀中啃咽,久久说不出话,又听见世民一下痛呼,他才像被刺到般跪起来,然后便不住地叩响头。

   「皇上开恩!求皇上放过犬儿吧!犬儿做错了什么我这个做爹的回去一定会好好教化,求皇上开恩!!」

   杨广好整以暇地说:「李渊,你急什么呢?也不问问你儿子的意愿就说要带他走啰?世民,你怎么说,喜欢被朕这样玩弄么?」

   李世民想也不想就回答说:「喜欢……很喜欢……」

   真呕心……为什么要说那种违心的说话!李世民真的很讨厌自己,讨厌自己这副犯贱的身体,这副会惹起男人的淫欲,更讨厌的是,自己这身体竟不知廉耻得会相应地作出反应,好恨自己……他好恨自己!!

   隐隐听见父亲在殿上不停叩着响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