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小说一起看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洛神归来(第一部) 作者:君子以泽.天籁纸鸢(晋江非v超高积分2014-07-26完结)-第5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随着“哐当”一声响,他的面具掉被扇落在地上,下方的宾客也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止了所有动作,纷纷抬头看向这里。他身边的保镖一向如石雕般面无表情,此刻我也听见他们轻轻地抽了一口气。
  贺英泽摸了摸被面具刮伤的颧骨,眼神冰冷至极,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猛虎一样,静静蛰伏在黑夜丛林中。要说不害怕肯定是假话,但即便这样扇了他,我也没能解气,为了防止有更大的冲突发生,我赶紧转身准备离开。谁知才刚迈出去一步,已被他握住手腕拖了回去。他把我扔进沙发,直接压在我身上。我伸手去推他的胸口,手腕却被他扣在沙发扶手上。手腕和身体都疼得厉害,但不管怎么奋力挣扎,也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居然敢打我。”他怒极反笑,轻轻地说道,“信不信我在这里就把你办了。”
  我一语不发,只是怒视着他,泪水悄悄浸在面具中。他脸上挂着一些血丝,却留了满脸的不屑,坏笑的样子英俊极了:“真看不出来,洛薇,你也有脾气这么倔的一天。之前那么温柔,不是想要驯服我么。怎么,到现在坚持不下去了?”
  没有等到我的回答,他的耐心大概也被磨尽了,只命令旁边的人把上方的帘子拉下,挡住我们两个。然后,他把我的腿抬起来,架在他的腰际,露出危险的笑容,像是在威胁我说话。我还是没有说话,只觉得眼泪越滚越多,已流到了两鬓的头发中。他睥睨着,哼笑一声,暗示性地抵着我,动了动腰,手指滑到裙子下面。可是无论他做什么,我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不肯说话是么。”他嗤笑一声,摘掉我脸上的面具,但看见我脸的一刻,整个人都愣住了。
  潮湿的脸暴露在空气中,我痛苦地闭上眼,别过头去,在黑暗的缝隙中把最狼狈的泪水流尽,而后转过头来,喑哑地说:“你说得没错,我是忍了很多,也曾经想过要独占你。”
  他微微错愕,压住我的手也松开了。我用手背擦掉眼角的泪水,但疼痛的身体却令我完全停不下来:“不管是小的时候,还是十多年后第一次见面,我是真的喜欢过你。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别说了。”他皱着眉,吻住了我的唇。
  此时,所有的噪声与音乐都像消失了一般。我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他霸道地撬开我的唇,接下来的深吻竟令我感到一阵魂飞魄散。可是,吻到一半,他忽然停下,望着我的眼睛,急促呼吸了许久。而后,他把手指插入我的发间,再次粗重地吻下来,就好像是在为自己洗脑一样,加深了之前的吻……但没过多久,他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捂住脑袋弯下腰去。
  “……贺英泽?”我试探地唤道。
  他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动作,但呼吸愈发急促,就像是有人扼住他的脖子一般。大概过了半分钟时间,他扯了扯衬衫,站起来,冲下楼梯。
  *********
  闪电的利爪划破天空,一场密雨倾颓了宫州之夜。鸟儿躲在树枝间,像是枝桠的伤口。海中浪花放纵地奔逃,雨网从天际向洛水抛。谢欣琪被无奈地困在甄姬王城门口,望着外面的黑色潮湿世界说道:“我刚才把苏疏骂得狗血淋头,心情很不好。哪怕你是我哥,我也不会对你客气。更何况你今天做了让我很不开心的事。”
  “即便让你不开心,我也必须得做。”谢修臣走到她身后,把她傲慢无礼的身躯转过来,“你不觉得今天这个叫洛薇的女生,很有可能是一个人么。”
  “什么人?”话刚说出口,谢欣琪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
  谢修臣没有说话,只是静望她,等待答案。她沉思了一阵,忽然笑了:“哥,爸妈都亲眼见过我妹妹的尸体,如果这个女孩真是她,当年那个尸体又是怎么回事?还是你想说,妈妈故意陷害你生母?”
  他却单刀直入地说道:“你们长得这么像,年龄又相仿,你真的不会好奇一下么。”
  她也相当斩钉截铁:“如果是我妹妹,我们彼此一定会有心电感应的。但我对她只有不喜欢。”
  “你不喜欢她,不过是因为觉得苏疏喜欢她。”
  “哥,我知道你想为你生母翻案,但是事实早已摆在眼前。”她的嘴角有一个转瞬即逝的浅笑,“你如果真的把我当妹妹,这个话题可以到此为止。”
  他终究只是欲言又止。在这个家庭中,他一直处于情见势屈的位置。关于生母生前的事迹,他了解极少,只知道她是见不得光的第三者,与父亲有过一段流水桃花的日子。因为急于上位,又误以为谢太太生了双胞胎儿子,她请人纵火,想要烧死母子三人。好在谢太太发现得早,情急之下救走了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则被活活烧死在那场大火中。父亲念在自己的面子上,把这件事,瞒了下来。但从那以后,他也带走自己,与生母恩断义绝,永无见期。听说此后母亲郁郁寡欢,独叹增伤,终于在十五年前撒手人世,他到底不曾有机会见她一面。
  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谢欣琪上前一步,试图解释:“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洛薇真的不像……”
  “没事。”他心平气和地说道,“我还有事要去别的地方,司机一会儿会来接你。”
  他撑开服务人员递来的黑伞,大步走入雨中。
  谢欣琪本想叫住他,但还是只抱着一只手臂垂下头去,孤零零地站在门前,等待他派来的车。
  *********
  贺英泽走得很快,我还没来得及追上他,已被常枫拦了下来。
  “你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常枫难得严肃,“现在他的心情不会比你好受。”
  心情焦躁极了,我不凉不酸地说道:“你放心,我只是想回家。我不想和他多说一句话。”
  “你知道King为什么不恋爱么。”
  “因为没有玩够。”
  “不,我猜他是不想爱上任何人,重演他父母的悲剧。”
  常枫望着我,斟酌了十多秒,告诉了我关于贺英泽回到南岛发生的一些事。
  原来,贺英泽不光有个大名鼎鼎的爹,他母亲也不是普通人物:她和周锦茹是同一届选美出来的宫州小姐。不过,当时周锦茹拿的名次是第一,他母亲卿赛玉拿的是第二。虽然名次只差一位,两个女人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周锦茹嫁给谢少,过上了豪门太太的滋润生活;卿赛玉跟了贺炎,没名没分,和他走上了颠沛流离的黑道之路。
  卿赛玉嫁给贺炎时,是在他一生中最落魄的日子。他原本火爆的脾气,也时常因挫折火上浇油。卿赛玉却不离不弃,无怨无悔,贴心地陪伴他,照料他的生活起居。选美结束后第一年,卿赛玉怀了孩子,但贺炎深受当时的大哥器重,大部分时间都与大哥在外奔波,一个月根本见不到她几次。她身体虚弱,但也十分要强,不愿吐半点苦水。她的好姐妹不经意得知,原本宫州小姐第一名应该是她,但因为周锦茹拉拢媒体,蓄意炒作,拉了不少票,所以第一名的位置才周锦茹抢走。而再看当时的状况,周锦茹每天锦衣玉食,卿赛玉却挺着个大肚子,在小破屋子里为贺炎煲汤。好姐妹一直为此打抱不平,发誓要为卿赛玉报仇。卿赛玉深爱贺炎,却丝毫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十月怀胎过后,贺炎仍然很难抽出时间,就连妻子难产的事,都是别人告诉他的。
  医生尽了全力,还是没有办法,要他们面对二选一的难题。
  贺炎选了保母亲。卿赛玉却说要保孩子。如果孩子活不了,她即便活了也会立刻去死。他了解她的个性,她虽温婉,骨子里却很倔强,凡事说到做到。二人一番争执后,他终于缴械投降,威胁医生说,母子一个都不能没。然而到最后,母亲还是没能留住。最后,这医生被贺炎亲自用子弹打穿了头盖骨。
  贺英泽从小随管家长大,长得像母亲,性格却像父亲。初中之前,他从未感受过父爱,母爱更像是天方夜谭一样遥不可及。贺家在宫州又是一个男权至上的团体,所以,在贺英泽的人生中,根本没有出现过能够引导他的正常女人。 外加知道母亲的故事正逢叛逆期,他对女人和爱情的态度变得更加奇怪。
  从十五年前回到贺炎身边开始,贺英泽简直就像是给仇人抚养一样长大。同年,贺炎带他去赌场黑市的次数,就比其他孩子去游乐场还要多。陪伴他一起长大的人,不是一群同龄小伙伴儿,而是一群持枪保镖。
  十三年前,作为一个初中生,他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